成功案例

集资诈骗的刑事阅卷笔录

作者:杨毅 来源:找法网 日期:2019年01月28日

 

集资诈骗是近些年比较常见的经济类刑事案件,这种案件牵涉人员比较广、证据材料众多,笔者近期代理的一个集资诈骗的案件牵涉37本卷宗,在浩如烟海的卷宗材料里如何提取有效信息,帮助律师快速了解案件,在庭审过程中准确把握案件细节,成为了提高辩护质量的关键所在。本案的阅卷笔录侧重于对众多被告人供述的提取,因为在此类案件中被告人供述是首要证据,以下是笔者对37份卷宗里有效信息的提取,仅做一般性展示,具体制作阅卷笔录,还是需要结合案件重点和质证意见同步进行的。


阅卷笔录

案号:(20××)粤0×刑初×××

被告人(委托人):舒×,第×被告人(本案中有×名被告人,有其他成员在逃),曾用名舒×,男,19××年×月×日出生,居民身份证号码:511522××××××××××××,汉族,初中文化,户籍所在地:四川省宜宾市南溪区仙林镇××村×组×号。

起诉的事实(摘录自起诉书):

被告人管××系香港×月集团的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张××(另案处理)系集团副董事长及运营总裁,被告人赖××系副董事长及法务部负责人,被告人夏××系集团执行总裁,被告人刘××系财务部负责人,被告人毛×系副董事长及市场部负责人,被告人舒×系副董事长及风控部负责人,被告人戴××系客服部负责人。

星×集团旗下一×农××互联网有限公司于20169月份开发了“农××”平台,以发行农××形式吸引投资者购买农××,并对外宣称允诺每天按认购份额的千分之一至千分之三释放农××,释放出来的农××可以当天提现,宣称农××只涨不跌,每天相当于投资款千分之一至千分之三不等的返利。经司法审计,“农××”平台非法集资58,993,198元。因“农××”平台资金链出现问题,星×集团旗下深圳前海零×科技信息有限公司于20171月又开发了“×点扶贫基金”平台,号称有商家、消费者、平台三方共赢,运营模式是让商家将顾客消费额的固定比例交给平台形成资金池,一部分资金拿去做公益及疑似投资,一部分返利给上级,平台设立了爱心豆、志愿豆、购物豆等概念,平台可以控制爱心豆、购物豆的发放情况及返利审核情况,基本上两至三个月可以回本,而且最终可以得到投资款的4倍返利。经司法审计,“×点扶贫基金”平台非法集资303360784.32元。

“农××”平台及“×点扶贫资金”平台均系宣称高额返利平台,不断非法集资,公司无实际盈利模式,非法集资的投资款被公司用于会员返利、公司日常开支、高管奖励、业务团队领导人奖励、宣传会议。20174月××日,因资金链断裂无法返现,公司关门,集团各高管相继逃逸。截止目前,共收到592位报案人递交的报案材料,投资资金共42,844,254元,损失资金共27,533,359元,其中投资金额最多的有270万元。

现有证据(摘录自起诉书):

1.物证:涉案车辆、手机等;

2.书证:抓获经过、银行流水、报案材料等;

3.证人证言:证人何××、邵××、涂××等人的证言;

4.被害人陈述:被害人叶××、向×、叶××等人的陈述;

5.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被告人管××、赖××、夏××、刘××、戴××、舒×、毛×的供述与辩解;

6.鉴定意见:司法审计鉴定报告。

被告人的供述(摘录自案卷)

1.管××:

20178月××日第1次讯问,重庆市万州区公安局望江派出所。第×卷页码第××页。“我们公司卖的产品是农××,这个是通过发展下线,分的7个层级,然后给购买人返款”(笔录第1页,右上角标示的页码)

“我手下一个叫张×的主要在负责,我对这个定性要跟深圳公安机关说”

20178月××日第2次讯问

20178月××日第3次讯问,深圳梧桐派出所(深圳第1次讯问),第×卷第××页。“我是公司老板,主要负责对接全国各地的实体农副产品;廖××是项目经理,跟我一起对接全国各地的实体农副产品;赖××是法务部的负责人,他主要负责管理公司日常运营,行政和法务那一块;张××是市场部负责人,他负责一×农××和×点扶贫的启动和操作;刘×是行政负责人,还负责财务那一块;舒×是技术部负责人,负责平台的后台技术和风控;祁××是董事长助理,本来他是龙岗区的团队领导人,因为20169月左右给公司开了一个培训会,被我看中之后就成了董事长助理和董办主任,公司的决策都要经过董办的签字才能发出去;夏××是执行总裁(今年春节后开始任职),之前是重庆的团队领导人,我请他过来是因为公司出事了,叫他过来市场重启,因为当时农××已经出问题了,返不出会员的钱,我还让他重启12系的市场,但是没有搞成功;刘××,他是夏××之前的执行总裁,刘××一开始是重庆的团队领导人,在20169月底到公司任执行总裁,主要负责做市场;毛×也是我请他过来的,他在公司担任营运部经理,他过来之后是负责做市场,他负责×点扶贫的运营和管理。罗××也是×点扶贫平台的经理,后来我看他很多正能量,就让他做夏××的助理,他负责运营和管理×点扶贫平台。赵亮×也是董事长办公室的(董办总共有三个人在负责,是赵×、赖××、祁××),他们都有参与公司的决策和管理。管××是产品部工作人员,他负责农××平台上的农产品的包装和设计(农××上销售农产品)。”

问:你为什么使用公司的账户里的钱给刘××和你自己各买了一部车?

答:当时是张××和舒×提出来给刘××买了一部车,不是我提议的;当时公司决定给我买车,但是我没买,因为我欠了杜××的钱,所以当时刘××从公司账户上转了98万给我买车的钱,我拿去还钱给杜××,杜正芳用钱去买了奔驰车(车牌号码为粤LD111M),之后我再每个月出15千元给杜××去租这部车。

问:你为何转了500万元到你弟弟兰州公司的公司账户上?

答:因为我欠了我弟弟管××200万元,因为当时我借我弟弟这些钱是用来公司起步的启动资金,20174月份,我和张××和舒×、夏××、毛×一起商量从公司账户上打500万元到我弟弟的公司账户上,等公司有急用再让我弟弟打回来;500万元中200万是还我弟弟的钱,另外300万元我弟弟打回到我的朋友(王××的银行卡上)的银行卡上。

问:你是如何成为中国××××基金会下属的关爱基金副会长的?

答:是廖××联系的中国文学义务基金会下属的关爱基金的会长牛××,当时廖××让我们公司从公司账户上打500万过去中国××××基金会下属的关爱基金的账户上,后面关爱基金就赞助了450万元给重庆一×公司在201763日在万州开了个演唱会。

问:你说一下农××平台的“复投机制”?

答:我记不起来了。

20178月××日第4次讯问,龙岗看守所。第×卷第××页

问:农××和×点扶贫两个平台上的会员投资的投资款都去哪里了?

答:我知道的是用于公司的日常开支以及作为返利给会员返利、另外是用于重庆巫溪两个基地的投资,其他的对业绩号的团队领导人的奖励和对外投资额大的会员的奖励是张××他们市场部决定的,只是开会的时候跟高管商量过了奖励的决策:当时201610月份左右,我从公司财务拿了45万元现金上北京去筹办北京会议,这钱具体用到哪里去了我不记得;20174月份,因为公司出事了,会员在闹事我叫刘×从公司账户上转了40多万元到叶××的账户上,给我儿子管××去疏通关系;另外从公司账户内转给我弟弟管××兰州公司有500万,其中200万是还给管××的欠款(前期我借他200万来做公司的农××市场),另外300万管××还给我了,我用于去找律师疏通关系,平息会员闹事,以及用于公司的日常开支。

问:×点扶贫和农××总共有多少个收支账户?

答:这个要问张××和刘××,张××说会员的钱收支都要走私人账户,我还借了管××、李×、夏××的私人银行账户给公司财务用于返利。

问:你们打了多少钱过去给重庆一×实业有限公司?

答:我不清楚,只有廖××知道打了多少钱,还有刘××知道。

“不是,我是动不了公司的钱,我指挥不了刘××,只有张××和舒×才能指挥刘××打钱,因为只有张××和舒×才知道市场里面的钱能不能用”。

“我们公司还没有盈利,正在投资××和××两个公司,但是还没有开始赚钱,所以我们公司运营的开支都是靠会员的投资款。”

201610月份左右,我们开会做出了一个决议,因为众位高管提出来权和利没有放下来,要把权和利分配好,之后就决定了公司上市后就给大家分股份,具体股份怎么分我不记得了,公司没有分红”。

问:张××、舒×,你是如何认识他们的?他们两个人在公司任什么职务?

答:张××是别人介绍的,时间大概是20167月份,我本身不懂电子商务,我让别人帮忙找一些会做电子商务的团队,后来别人就介绍张××给我认识,舒×是张××带来的,张××在集团是副董事长跟营运部负责人,舒×是副董事长跟风控部负责人。张××在过来我这里之前在成都有成立公司,后来我跟张××有达成协议,主要是合作协议,内容主要是他负责将我们的农副产品卖出去,把会员整合起来。

问:说一说夏××、赖××、毛×、刘××、刘××的情况?

答:夏××跟刘××之前是重庆南边的一个团队负责人,大概在20172月份,也就是春节左右,农××这个平台出问题了,钱返回不了会员,我给夏××、毛×打电话,我说这样子不行,如果返回不了钱给会员,会出大问题的。后来我跟夏××、张××、毛×等大部分高管在深圳公司开会,说农××已经做不下去了,看看要不要做×点扶贫平台或者是继续做农××,赖××当时在会议上就反对了我,说公司如果再这样子做资金盘,他就不干了。当时这个会议就没有达成什么一直的意见出来。大概也就是2月份的时候,公司很多高管就任命夏××、毛×、刘××为集团的副董事长。过后我就出差去了,×点扶贫这个平台前期搭建是张××、舒×他们弄的,跟中国××××基金会关爱基金的对接是廖××对接的。2017318日,公司在深圳市宝亨达酒店举行中国××××基金会授牌仪式及×点扶贫上线的仪式。刘××她主要负责行政及财务,她这个植物也是大家认可的。

201710月××日,深圳市第2看守所,第5次讯问。第6卷第××页。

“农××、×点扶贫两个平台和×点扶贫app软件都是由舒×制作出来的,舒×制作完成后,在运营过程中,如果平台和APP出现问题都是由舒×来搞定的,另外舒×平时也参与公司中高层的会议,因为平台很大,他的角色职位也很重要。

舒×是今年三月份左右离开的,因为我们今年初就发现公司的账目不对,出现了一个大窟窿,我们初步查明就差了三千万左右,因为技术这一块我们不懂,当时我就怀疑是舒×和张××利用技术奖平台和app上面的数据进行修改,通俗的说就是“空手套白狼”,将钱给卷走了,我们意识到这些东西之后就要求舒×和张××将平台和app软件交给我们运营,后面平台收回之后,我们让人对数据进行修正,但平台还是瘫痪了。

201711月××日,深圳市第2看守所,第6次讯问。第××卷第×页

“执行总裁原来是刘××,后来才是夏××,赖××是行政总裁,他主要是负责人事及对接政府项目,还有就是法务;行政主管是刘××,张××是后来请来做电商平台的,舒×是张××请过来的,在我们公司没有任职。”

“没有分红”

“都没有签订合同”

“刘××是张××市场上安排过来的,刘××是我请过来的,我请过来的人就是只有赖××跟刘××,其他人都是张××请过来的。

2.刘××供述

20178月×日,第1次讯问,重庆市九龙坡区公安局石桥铺派出所第一询问室,第×卷第××页。

问:你在深圳一×农××互联网有限公司的职务?

答:我的刚开始(2016年月份开始)的职务是财务主管;后来201611月份之后我是行政主管。我主要负责是统计×点扶贫这个平台的收入和支出,并且把钱收到公司账户上,再打出去。

问:你说一下深圳一×农××互联网有限公司的“×点扶贫”和“农××”的操作模式?

答:我不知道,张××和舒×把要给客户的返利金额及客户的信息(客户的装复信息)告诉我这边,之后我再通过公司银行账户转账给客户。

“他们大部分都是直接打到公司账户(尤××的账户),我的工商银行账户上也有收到和“农××”的客户的钱,我的银行账户也在返利。”

问:是何人负责发工资?

答:是我在负责发工资。

问:深圳一×农××互联网有限公司的高管的工资?

答:管××是5万元每月;我是2万元每月;张××是3万元;赖××是26千,其他人不太记得。

“老板管××,负责全面管理公司,做出决策;张××是市场部的主管,负责市场运营和两个平台(“×点扶贫”和“农××”)的运营;舒×是负责两个平台的后台数据的维护(“×点扶贫”和“农××”);赖××是负责法务,而且他是201611月份这一个月是负责财务和行政的领导;我是负责财务部主管,公司的收入支出都是我在负责,我主要负责“×点扶贫”和“农××”的钱的收入和支出(客户打进来的钱和返利),但是“农××”这个平台的收入情况我不太清楚,我是后面接受,只知道支出情况。

问:×点扶贫和农××这两个平台的客户转进来的钱都哪里去了?

答:“×点扶贫”我是清楚的,都是用于公司的正常开支,和回忆支出(北京的万人大会我们公司花了230万左右;龙岗宝亨达酒店开会换了几十万;还有其他很多地方都有开会,比如东莞等地,开个会大概要支出五十万元);还有很多会员过来公司考察,我们都是包吃包住以及包机票,还带会员去重庆开会,去考察项目,会员还要拿基地的产品(甲鱼等),这些都是公司在掏钱,具体花了多少钱我不清楚,大概每次考察下来都要花四五十万;还有花了500万给中华××××基金会,作为捐款,给管××弄了一个副主任的头衔(是廖××让我转钱过去的);管总还用会员转过来的钱给我买了一部奔驰车(花了31万多,车牌号码是粤NKV5×××,实在我父亲的名下);管总自己也用平台里面的钱自己买了一部车(奔驰车,花了98万元);还有其他的钱都用作客户的返利了。另外20174月多,公司出事之后,我还转了几十万元(我只记得大概,还等查一下账,是我用尤××的账户转的钱)到管××的儿子管××的账户上,让他去摆平这个事情(因为当时有人到公司闹事)。

问:现在×点扶贫和农××这两个平台还有无钱?

答:没有钱了,之前20172月份,“农××”已经出问题了,转不动了,还不出客户的返利了,所以管××和夏××、毛×、张××、舒×、赖××、廖××这几个人都签字,写了份协议,说把“×点扶贫”平台上的钱拿去补贴“农××”这个平台。一开始协议上写的是拿500万去补贴“农××”,但是分几次拿的钱,而且拿的远远不止500万,总共从×点扶贫平台上拿了3600多万元到“农××”平台上去补贴“农××”的客户。这些钱都是从“×点扶贫”的公司银行账户上转到“农××”的公司银行账户上。

“农××的是深圳一×农××互联网有限公司这个对公账户,还有尤××的农业银行账户,还用了管××、我以及戴××的银行账户。×点扶贫是尤××的工商银行账户。”

“我不知道,2017419日左右,因为平台运营不下去了,返不了客户的钱,我就让戴××(他负责后台数据的管理,他是技术部负责人)把农××的后台数据导出来,跟我的财务数据对照后,发现中间差了1600万元左右,我们财务多付了1600万元出去,后来我觉得应该是市场部那边给我们财务部的客户账号和返利金额上作假,给的可能有虚假的客户账号(可能是市场部的人自己弄的银行账户),导致我们把钱转到了虚假账户上(不是真正的客户账户)。我是这么猜的,后来我跟管××和舒×、张××对质这个事情,舒×、张××都说有几天的后台数据丢失了,所以导致这种情况。

20178月××日,第2次讯问,梧桐派出所,第×卷第××页。

我从公司高管的重要性排序一个一个说,管××是老板,负责整个公司大小事务的决策和管理;张××是市场部负责人,他负责市场的启动和操作(市场指的是“农联会”和×点扶贫两个平台),以及市场资金的走向;舒×是技术部负责人,负责平台的后台技术和风险;廖××是项目总裁,是重庆一×实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负责对接政府(万州会议,北京会议都是他负责的);我是财务部负责人,负责市场中会员的资金收入和出纳(农联会前期是张××叫了个会计在负责,我是负责农联会后期,以及负责×点扶贫);赖××是法务部的负责人,负责安全管理,对接各个地区的政府部门,一开始他是负责对接公安机关(因为他之前做过警察),比如我们在哪里开会,赖××就先过去和当地的政府部门打好关系;去年(十月和十一月期间)他还是财务总裁,那段时间他负责全面管理财务(市场的钱我在负责管,但是要向他汇报,当时我是他的下级)。祁××是董事长助理,本来他是龙岗区的团队领导人,因为20169月左右给公司开了一个培训会,被管××看中了,之后就成了董事长助理和董办主任,它主要给管××出谋划策,公司的决策都要经过董办的签字才能发出去。夏××是执行总裁(今年春节后开始认知),之前是重庆的团队领导人,他从今年春节后负责公司的市场重启,因为当时农联会已经出问题了,返不出会员的钱,管××让夏××过来和张××一起做市场,重新启动市场,他也参与×点扶贫平台的启动。刘××,他是夏××之前的执行总裁,刘××一开始是重庆的团队领导人,在20169月底到公司任执行总裁,主要负责做市场,他和张××一起在运营农联会。毛×的职务我忘记了(他也是今年春节后和夏××一起来公司的),他过来之后是负责做市场,他负责×点扶贫的运营和管理。罗××是×点扶贫平台的总经理,他是从2017228日才正式到公司开会,当天开始×点扶贫启动了,他负责运营和管理×点扶贫平台。罗××也×点扶贫平台的经理,还是夏××的助理,我也是2017228日开会正式见到他,他负责运营和管理×点扶贫平台,我听说他还是一点公益的高管。赵亮×也是董事长办公室的负责人(董办总共有三个人在负责,是赵亮×、赖××、祁××),他们都参与公司的决策和管理。管××是产品部负责人,他是管××的儿子,他负责农联会平台上的农产品的保证和设计(农联会上有销售农产品)。王××是策划部负责人,他负责是各个会议的策划,比如北京会议,万州会议,东莞会议。

201611月、12月这两个月的一天(具体哪天不记得),管××、张××、舒×三个人决策,给做市场的市场领导人奖励,当时总共从农联会平台上(不记得是尤××还是戴××的银行卡上转的,当时有一张戴××的银行卡也在收市场会员的钱)转了300万元到张××(张××没有用自己的银行账户,用了谁的不记得),舒×、银代能、刘银霞(张××的女朋友)四个人的账户上,当时他们说是分给下面的团队领导人,有没有分下去我不知道。

201611月份左右,管××和张××、舒×三个人决策,给(给业绩完成的好的团队领导人奖励车辆,当时分批买了六七台……

20173月份,管××、张××、舒×决定给我买了一部奔驰C180,买的是2手车……

“具体运营我不知道,但是就是拿后面会员打进来的钱来补贴前面的会员的返利,农联会和×点扶贫两个平台没有盈利的项目,虽然说有黑草坝和养殖甲鱼两个项目,但是都是投入,根本没有盈利。”

20178月××日,第3次,龙岗区看守所,第×卷第4××页

星×集团的会议支出:我比较清楚的是北京会议,当时是201612月份,管总和廖××组织的北京会议,当时管总从公司账上(农××平台上转出来的钱)提取了40万(我忘记是40万还是45万)到北京,说是走关系,具体怎么花的钱我不知道,管总也没有拿票据回来公司报账,之后祁××又拿了一些现金(大概十几万,也是从农××平台上转出来的钱)过去北京找管总汇合,后来祁××回到深圳公司还找我报销了20多万元,说他们在北京给人包了20多万的红包(这20多万也是没有票据的),之后东莞开了两次会议,每场会议都是用了40万至50万之间,其中一次东莞会议还给市场领导人发奖金,一次就给山西的团队发了现金10万元作为奖励,这些钱都是从农××平台上转出来的钱。

收支账户:×点扶贫就只有尤××的工商银行的户;农××前期对公账户没有办下来的时候,用的有我的中信银行的账户(尾号是5116),戴××本人的工商银行账户;管××的工商银行的账户;后来就使用对公账户“深圳一×农××互联网有限公司”(农业银行,尾号为1497)和尤××的农业银行的账户。

没有分股份,就分过一次红,是去年的11月份的时候,公司一共拿出来75万元出来作为高管的分红(75万元是从农××平台转出来的),我拿了3万元左右的分红,我是占2个点的分红;其他人各拿了多少我不记得,管××、赖××、张××、舒×、廖××、戴××、邹×、邵××和我有分红,至于分的比例是管××和张××说了算,夏××、刘××、毛×这些人还只是区域团队领导人,还没有进入高管行列。

“蒋×是重庆一×实业有限公司的财务出纳”(44页)

问:你们打了多少钱过去给重庆一×实业有限公司?

答:重庆一×实业有限公司没钱了就会跟管××说,管××就会吩咐我打钱过去重庆一×实业有限公司(有时候是重庆一×实业有限公司对公账户,有时候是转给人×和华×两个公司),转了很多笔钱,总共转了多少钱我不记得了。

工资:管××有5万;张××的工资是41000元;赖××的工资是3万左右;廖××的工资是4万多;戴××和邵××和我都是2万多;管××有2万元左右。

“邵××是重庆一×实业有限公司的项目经理,在深圳一×没有担任职务,他的工资是我这边发的。”

“重庆一×实业有限公司每个月要20多万元开支;还有就是每个月要帮朱××(华望的老总)返还银行贷款利息20多万元,每个月的总开支大概在100万元左右。”

“公司没有盈利模式,只靠吸收会员的投资款来维持公司的运营,我当时还提出来重庆一×实业有限公司有两个实体基地在运营,让他们把财务同意到公司这边一起管理,但是一直没有统一过来,那边也一直没有任何实质的盈利。”

201710月××日,深圳第三看守所。第6卷第××页。

“另外,农××平台和×点扶贫平台的会员返利的金额数据,都是戴××给我,之后我再按照他给的数据进行打款返利。”

“舒×是20169月份张××带他过来公司的(我不知道管××之前是否认识舒×),他是公司挂职(没有正式办理入职手续),但他一直是技术部和风控部的负责人,直到20171月份左右舒×还挂职为公司的副董事长,舒×没有在公司办公,只有公司有重大事情决策开会(比如北京会议,还有什么会议不太记得了)他才会到公司来,农××平台和×点扶贫平台就是舒×建设起来的,前期平台建设的时候我打款到舒×指定的一个公司(什么公司我不记得了)账上17万,前几个月(20179月至12月)每个月都是固定要给舒×十一二万,201612月至20172月左右,每个月给舒×打款几万元(具体几万元不清楚),后来夏××来做执行总裁后,就是由夏××找的技术人员在维护(当时舒×就把×点扶贫的后台数据给了夏××),舒×还负责平台的运营维护,2017419号公司出事之后,戴××在清理数据的时候发现实际支付的会员返利(戴××给我的数据)比后台导出的返利(出事之后戴××又重新导出的数据)多出来一千五百多万。当时是怀疑舒×在后台数据上搞鬼了,当时我跟管××和张××都说了,但是没有人理,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舒×是不是星×集团的高管?

是的,两个平台的建设、运营和管理、维护都是舒×在做,平台上线后,张××、舒×、戴××还负责跟进农××平台和×点扶贫平台上的数据(会员的投资和返利金额的数据)维护、管理和导出。

舒×是没有领工资的,戴××的工资是21000元;张××的工资是35000元。

201711月××日。深圳市第三看守所。第××卷第9×页

上次你说公司用×点扶贫平台收来的投资者的钱,大概有3000万人民币去补农××的窟窿,这个具体怎么操作的?

当时是从尤××的工商银行账户上,转钱给邵××的账户跟邹×的账户,基本上邵××跟邹×的转账对手都是农××的客户,这些客户当时是戴××整理出来的,他每天会整理出来一些名单跟金额,后来他有时候自己拿给我看,也有让邹×拿给我看,最后我会将名单拿给管××跟张××审核,他们两个人通过后,我就让邹×转账。

×点扶贫的钱都用到哪里去了?

我记得之前笔录上说过,一部分的钱用于返利;一部分转给了重庆基地的公司还有农场,用于日常的开支;一部分用于返回农××的投资客;一部分用于深圳公司的日常开支;一部分就是各地大型会议的支出;还有一个是转了500万人民币到兰州金通实业有限公司,转了500万人民币到中国××××基金会。

农××平台的各地团队领导人都有哪些人?

我记得夏××就是重庆那边的团队领导人,龙岗那边我记得还有一个叫叶××的。

重庆一×公司的财务状况如何?

我不清楚,重庆一×公司的收支情况跟深圳一×公司的收支情况好像没有什么关联,反正我这边就完全不清楚重庆一×公司的财务状况。

3.赖××供述

20177月×日,梧桐派出所。第××卷××页。

项目总裁廖××,负责重庆基地的项目运作(黑草坝项目、甲鱼养殖项目);

20177月××日,看守所提讯室。第××卷××页。

问:叶××是否认识吗,他在公司是什么角色?

答:他是专门做市场的核心团队领导之一(核心团队领导人总共有30人,我知道的有刘××、夏××、熊竟、毛×、营××、赖××、徐××),他们不是公司的员工,是在外面发展团队,发展会员的,都是大领导,这些核心团队领导人都是手底下要有很多会员、投资人才能做(就是拉了很多客户)核心团队领导人。

201783××日,看守所提讯室。第×卷××页。

农××还有×点扶贫这两个平台,都是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吸引客户过来投资,这些东西是谁策划和推广的?

我个人推测农××是张××弄得,×点扶贫我就不清楚,因为×点扶贫这个平台相对独立。

201711月××日,深圳市第二看守所。第1××卷第××页。

问:有哪些市场领导人,你知道不?

答:就我知道的有银代××、叶××,其他我就不清楚了。

上次提起过的公司决策委的事情,当时决策委是设立一个虚的机构,让外面的人觉得公司比较健全,半年时间决策委经过了三次变动,第一次是公司内的几个领导人参与的,第二次是以市场领导人为主参与的,第三次是以20173月份左右,是以什么五人小组作为一个决策委的构成人员,这些我都不在其中,决策只是一个办事,真正公司起决定作用的还是管××跟张××,他们两个人商量形成决议后,大家就跟着他们两人的指示办事。农××、×点扶贫平台,我是没有参加其中任何决策。201511月份,我从深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辞职,辞职后准备去管××的弟弟管××的新能源公司任职……

4.夏××供述:

20177月×日。龙岗看守所。第××卷第11页。

问:×点扶贫和农××的盈利模式?

答:公司就是商家让利的百分之24中给公司留下百分之4作为运营费用;消费者没有赢利,就是公司把消费者消费额的百分之99返还给消费者。

问:农××是如何盈利的?

答:公司发行农××给客户,就可以收到客户的钱;公司再把钱拿去投资实体产业(重庆巫溪的农副产品),赚到钱之后再回馈给客户。

问:为何现在客户现在的钱收不回来?

答:因为投资出现了问题,经营不善亏钱了,所以还不上客户的钱。

2017815××日。龙岗区看守所。第×卷第××页。

问:黎××一共赚了多少钱给你?

答:我也不知道具体数字,六七十万吧,他进入的比较早,之前是赚了钱的,后来她又用赚到的钱继续投资。

5.戴××的供述:

201710月××日。梧桐派出所。第×卷第××页。

问:公司的盈利模式?

答:公司没有盈利的模式,只靠吸收会员的投资款来维持公司的运营。以及用后面进来的会员投资的钱来给前期的会员返利。

6.毛×的供述:

201711月××日。梧桐派出所。第××卷第××页

问:你和夏××是如何帮管××管理“农××平台”?
答:我们做了四个约束性措施,第一个是取消大级别的农××预售(意思是不要卖大额的农××);第二是让赚了钱的的会员提现速度放慢;第三是农××释放要放慢;第四是达到100元才能提现。我们不是重启市场,而是帮管××救火。

问:你说一下农××和×点扶贫两个平台是怎么运营的?

答:农××平台是预售农××,农××每天升值千分之13不等,会员买了农××之后,可以在平台上买产品,也可以把农××卖回给平台;×点扶贫平台是消费者(会员)在平台上向商家(也可以是会员)购买产品,平台返利给商家一部分金额(金额是产品价格的百分之24);平台返利给消费者(会员)一部分金额(金额是产品价格的百分之99,百分之99是封顶的返利);产品的价格的百分之一给平台。

201711月××日。龙岗看守所。第××卷第××页

问:你在一×公司主要是做什么的?

答:刚开始我只是一名会员,我自己投钱的理由是看好新能源新健康这个项目,我也去重庆巫溪看了他们基地的项目,确实有基地,确实有项目。后来在201610月份,当时深圳一×公司在深圳建昇大厦五楼有开一个招商大会跟答疑会。当时我作为一个会员,也提问过很多问题,一个是公司分管经营的老总是谁,当时是张××站出来说他是公司分管经营的总裁,第二个问题是公司这个多返利的钱,而且返利速度这么快,仅仅靠巫溪基地农产品销售完后来返利是不够的,公司有无后续资金。当时董事长管××就说西班牙一个投资客叫卡××,已经在公司投资了五个亿人民币,后期还有政府补贴,是可以分期拿的。第三个问题当时我还问管××,假如只有这些资金,后续的坑怎么办,是不是要等公司上市再来填。这个时候廖××说的话,他说我们公司绝对不会用股票的形式来硬着落,我们有足够的备用金。我是在20172月份被任命为公司的副董事长,管××要求我做市场这一块。

“×点扶贫这个平台我是比较反对的,我也没有参与……”

舒×的供述

201710月××日。龙岗派出所。第×卷第××页

问:那等于你和张××也不是很熟悉?

答:我们认识了两三年,中间也还是有点资金上的往来,彼此还是比较信任的。

农××的情况你是否清楚?

这个是管××提出来的,以预售农产品为平台,让大家来预购这个产品。

问:那最后涉及到给客户饭前需要后台数据的时候,你是否有技术上的支持?

答:没有,不需要我,我没有操作。

问:你在这个农××和×点扶贫里面有没有获利?

答:除了开发系统,没有。

2017年××月××日。龙岗看守所。第×卷第××页。

问:你在参与农××和×点扶贫开发的时候,是否知道业务涉嫌违法?

答:不知道。我后来听说给了钱拿不到产品,就发现有问题了。

问:大概是什么时候?

答:2017年快到春节的时候。

证人的供述

邵××的证词:

201712月×日。重庆君豪大饭店1502房。第××卷第××页。

问:你是工作内容是什么?

答:我是负责监管××和××的项目工程,因为管总拥有××和××公司百分之20的股份,管总对××注入了1000万左右的资金,对华旺注入了2000万左右的资金,××和××都分别有工程在建设,我就负责监管工程,注入的资金打到哪个账户我不清楚。

问:管××注资人××和××公司的资金来源?

答:有些是深圳一×公司对公账户打款过来的,有些是管××本人的账户打款过来的,来源我不清楚。

问:重庆一×公司是做什么的?

答:负责对××公司的甲鱼项目和××公司的黑草坝山门项目进行打造发,以及对巫溪农副产品的收集,以便对接农××预售。

问:香港星×集团、深圳一×公司、重庆一×公司有无隶属关系?

答:没有,重庆一×公司是独立经营的公司,但是重庆一×公司的运营费用、员工工资都是深圳一×公司给的。

廖××证词:

2017121×日。重庆市江北区君豪大酒店1502房。

问:说说重庆一×公司的财务收支情况?

答:现阶段的收支情况比较健康,因为前期投入较大而且产品周期比较长,比如甲鱼至少3年以上,野猪也要等俩年,如果财务状况吃紧了,就卖掉一部分,具体的流水我需要时间准备,因为量太大。

问:深圳一×公司转了多少钱给重庆一×公司?都用于什么?

答:大概两千五百万左右,主要用于正常买饲料、黑草坝酒店项目花了很多钱,其间管××还通知这边的财务转回深圳一×大概一千六百万。


以上内容由杨毅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杨毅律师。

杨毅图片

杨毅律师

执业机构: 广东穗江律师事务所

手机:18319028664

律师资料
杨毅图片 杨毅律师
地区:广东 深圳
手机:18319028664
(咨询律师请说明来自找法网)
立即咨询

执业证号:14403201710362569
执业机构: 广东穗江律师事务所
办公电话:0755-28440758
联系地址:深圳市龙岗区南湾街道盛宝路12号 深圳法律创意园3楼 广东穗江律师事务所
用户评价
品牌推荐
法律咨询
律师大全
法律知识
学习法律
法律法规
律师说法
网站公告
     有法律问题可以直接留言,一般会同一时间回答,谢谢配合! 马上向杨毅律师咨询

技术支持:找法网 版权所有:杨毅律师  律师执业证书号码:14403201710362569

电话:0755-28440758 手机:18319028664 您是该网站第14299位访客

总站网址:http://china.findlaw.cn EMAIL:law@findlaw.cn

技术/客服:TEL:400-678-6088 传真:020-66611122 QQ:4006768333 ICP备案号:B2-20050373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会员介绍、成功案例等信息,由会员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其本人负责。找法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友情提醒:为规避您的风险,建议您在聘请律师前务必到其所在律所或通过当地律师协会、司法局核实律师身份信息。

找法网二维码

快速关注律师